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救》。

羊而师不整,遽还袭之微分,头抬得高高的,

半柱香很快便過去,而場上也布置好了,八個擂臺全部撤下,只在中間組成一個圓形大擂臺,四周同樣被結界包圍,而這個結界再一次被加強。

一百人淘汰剩五,剛開始便有少許幾人直接放棄,剩下的人三三兩兩分散在擂臺四周。

“迫不及待了?那現在就開始吧!”元柳也不再啰嗦,他也想目睹一下這一屆年輕弟子的光彩;說罷他便迅速離開擂臺中間,隨后點燃一炷香。

林肅、千雪和楊隨三人自然圍成一個不大的三角形,如林肅所料,流音坊等人幾乎站在一起,梵音洞和蓬萊山更是如此,看來先倒霉的可能是大多青玄門的弟子了,青玄門內只有藏雪峰的組合在一起,其它人都過于分散。

大賽剛開始的前幾息,顯得比較安靜,因為誰也不敢先出手,都在警惕的看著四周,臉上嚴肅的表情帶著滴滴汗絲。

不過這樣的局面并未支撐太久,率先出手的竟是流音坊,六種樂器一并發出,擂臺上頓時充斥著撩人的聲音。

林肅三人早有準備,全都戴上了耳塞,不過其他人就沒這么幸運了,大多弟子紛紛堵住耳朵兩眼目眩,連手中的兵器都丟在了地上,有的直接沖到了臺下,更有甚者拿劍亂舞。

臺上能站得住的也就少少的十余人,這一招頗為有效,不到幾盞茶的工夫,勉強站得住腳跟的只剩下二十余人。

“沒事吧?”林肅覺得體內元氣亂竄,但并無大礙。

“哇!”楊隨一口直接吐了出來,吐得滿地都是殘羹剩菜。

“沒事!”千雪穩住呼吸,輕聲應道。

緊接著便是梵音洞等人齊齊出手了,隨后蓬萊山的人分散攻擊,一場大混戰開始了,兵器交匯聲不絕于耳。

“怎么辦?”楊隨手有點抖!

“分散攻擊吧?”臺上的情形超乎了意料,千雪也有點緊張,她要自保沒問題。

“楊師兄,看你自己的了,”林肅輕輕推了推他。

“臥槽!”兩人說罷,便沖了出去,只留下楊隨一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林肅右手持著炙神鞭,左手拿著一柄剛借來的劍,質量算不上太好,但勉強夠用了。

兩人如同虎入羊群,見人便打,也沒辦法去分清是不是青玄門弟子了。

一炷香還未燃到一半,居然只剩下十五人,這速度也讓觀戰臺的眾人稍微吃驚。

流音坊、梵音洞和蓬萊山各四人,而剩下的就是林肅三人,這時候四方分退四個方位,都在掃視著對方,都在挑選下一個對手。

而在觀戰臺上,總掌門面色不太好看,因為目前形勢對青玄門來說不太妙,輸的概率還是有點高的,十五個人里面只能留下五人,青玄門起碼要占兩個。

臺下的人也緊張不已,都在為自己門派加油,不過青玄門作為主場,音量自然也是最大的。

‘看來我是不行了,你們兩個不必管我了,’楊隨不傻,他也知道目前的情況,不是自己太菜,而是對手太強了。

“這話說的,盡量不丟下你,”林肅握了握青劍。

“別,能走到這里不錯了,畢竟十五強!”

“怎么聽著像是在留遺言?”千雪也調侃起來,林肅噗嗤笑出聲。

正如楊隨所擔心的,其余三派紛紛朝他們殺來,顯然都想先解決掉弱的。

伴隨著琴弦聲和蓬萊山弟子的殘影,還有梵音洞那排山倒海般的沖勢,林肅卻興奮萬分,以一敵萬才是一名狂傲的修仙者該有的本質。

“來吧!”林肅大吼一聲,右手瘋狂將元氣注入炙神鞭內,頓時四周結界有著明顯的波動。

“將元氣注入炙神鞭內,你就是整個擂臺上最靚的崽,信狗爺得狗崽!”玉壺里傳來狗爺的咆哮聲,而這只有林肅能聽到。

“咻!”眼看三方眾人已攻到眼前,林肅右手一揮,炙神鞭應聲而起,恰巧擊中一名蓬萊山弟子的小腹,后者勉強用手格擋,但他小瞧了炙神鞭的威力,整個人如同大風中的楓葉迅速倒飛,直直的撞在了觀戰臺上,被蓬萊山領頭人接下。

“這鞭子有點意思!”幻姬來了點興趣。

“這未必是鞭子的問題,法器只要相差不大起消亡吧。”

……

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

我们一行人走出大鹏金翅山,辗转进入拉萨,下榻于北京西路西藏宾馆。自治区人大、政府、军区,都坐落于北京路以南,南望拉萨河。

拉萨河发源于海拨五千多米的米拉大雪山,自古以来被当地人尊为母亲河。每到假日和节庆之日,市民们就到拉萨河的沿岸与河谷,戏水、野餐,品着酥油茶,闲情逸致享受着明媚的阳光。

次日清晨,我起来去敲霍心兰的门,跟她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打算,但是我敲了好久,里面一直没用动静。

“奇怪,这么早就出门了?”

“喂,霍大小姐你人在哪儿呢?”我拨通了霍心兰的号码。

“我有事!”说完,霍心兰就挂断了电话。

“我……”我在电话那头想骂娘,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我这暴脾气,这什么人啊!”

我正懊恼一大早就碰了一鼻子灰,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个北京的号码。

“喂,哪位啊?”

“是我,冶和平。”

“冶教授?”我没有想到竟然是冶和平打来的电话,“您怎么给我打电话,有何指示啊?”

“去见一个人,相信他会帮到你。”说完,冶和平就挂断了电话。随后,我收到了一封邮件,“黄达年?什么人?”

我带着疑问,驱车出发。布达拉宫依山而建,广厦重迭,楼殿嵯峨,海拔近四千米,气势磅礴。宫殿金碧辉煌、灵塔殿、佛殿、经堂、僧舍、庭院等一应俱全,是当今世上海拔最高、规模最为庞大的城堡并宫殿式建筑群。云天之间,巍峨雄伟的布达拉宫大有横空出世、气贯寰宇之势,俨然一座庄严的天城。

布达拉宫是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统治中心,为历世达 赖喇嘛的冬宫。

布达拉宫主体建筑可分为白宫和红宫。庄严肃穆的白宫,是达 赖喇嘛的冬宫,高七层。第五、六两层是摄政及政教权力之地。第七层有两套达 赖喇嘛冬季的起居宫,这里阳光普照,故称东、西日光殿。红宫为历世达 赖喇嘛的灵塔殿和各类佛殿,西有寂圆满大殿,其内壁画映织流彩霞光,喇嘛灵塔黄金为铸、玛瑙宝石星罗棋布。红宫殊胜三界殿,高凌五岳,居高临下放眼四方,大有普天之下唯我独尊之感,殿内供有一尊由三万两白银铸成的十一面观音像。

雪山之上有僧官学堂、四方殿堂、山脚之下千年雪城银装素裹、后园龙王潭洁碧如镜宛若西天孔雀湖,有脱胎换骨之感。

“大学教授?又是教授,这年头教授都是批发的吗?”

千年来布达拉宫收藏了数以万计的珍罕文物、壁画数千平方米、佛塔数千座、万余尊塑像、上万幅唐卡、金银器、玉器、瓷器、珐琅器、珠宝珍玩,不计其数。

我按照冶和平给我的地址去见这个黄达年,走进办公室,只见一位慈祥肃穆的学者模样的人禅坐正中。

“咚咚咚”我敲了敲门。

“请进吧!”办公桌上没有人,除了那个打坐的人。但是,声音是从一旁的房间传来的。

听到外面有人,里面的人才出来。

“你找谁?”

“请问哪位是黄达年教授?”

“我就是!”

我上前鞠躬,那自称黄达年的人微笑道:“我刚听说有贵客来,想必你就是吧。”

“您太客气了。”

“我有客人要接待,今天就上到这里吧,我们明天继续!”这时候,黄达年转身跟那个打坐的人说道。

“好的,谢谢黄教授!”

“忘了介绍了,我本人呢是宗教局藏传佛教研究所的研究员,这位是一直跟着我学习的学生,我们在一起钻研禅定。”黄达年介绍道。

“钻研?禅定?”我有些纳闷地看着黄达年,不禁对眼前的这个人产生了疑惑,“禅定也需要钻研吗?何况你这哪是钻研,分明就是把人仍在一边。”

“请坐吧!”黄达年慈眉微蹙,叹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我恭敬的问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听冶教授说您是国内研究古藏教的权威,我想了解一些关于古藏教的内容。”

黄达年笑道:“古藏教已消失千年,乃是未解之谜。”

”老人的声音中仿佛带着种神秘如坟墓,连呼吸心跳声都已停止

嘭~嘭~

  两声巨响。

  被斩成两段的巨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破碎成了一地冰渣。

  不过,那些原本已经打算拼死一战的人族勇士们却是没有冲出来。

  因为,一道人影忽然拦在了他们面前。

  “都给我站住!”<一身妝容,極致精巧,一看便是一名精細近身,思慮入微的人物。

“回稟盟主。”俞千舟的聲音一如造型般清冷明晰:“大會各項事宜都在有條不紊的操辦之中,負責各項工作的二十四名【總領掌柜】皆是各司其職,一月之后定會讓盟主與三大仙宮滿意。”

“好!”白盟主微微一笑,長長的胡須在空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被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人开天

前方路坎坷

天人开天

胖达福

天人开天

夺鹿侯

天人开天

第十个小号角

天人开天

欢颜笑语

天人开天

有狐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