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惊不惊喜!》。

澹臺輕煙身上圣人氣息緩緩散發波動,在不斷恢復。

雙眸之中又浮現那種清冷高遠姿態,仿佛在思索什么。

沉吟半晌后,她輕聲開口:“多虧你在最后一天找回三魂,我才免于隕落。”

“不過時間還是有些稍晚,我徹底恢復實力,需要幾天時間百萬,有什么好點子嗎?”

張百萬露出神秘的眼神,鬼鬼祟祟的湊到傲天耳邊的悄悄說道:“我們去春樓玩玩,如何?”

傲天劍眉一挑,露出同意的笑意。

傲天在張百萬輕車熟路的帶領下,鬼鬼祟祟的直奔日華城最大的春樓——“醉香居”。

一个人只有在很想“得到声响,蛛网下的一堆枯柴

车队再次踏上征程,可依旧小麻烦不断。如此走走停停,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才来到一处休息站。李道纯动用感知扫过整片区域,发现只有为数不多的十几只丧尸和变异生物,于是让秦振邦将直升机停在了休息站楼顶,然后命顾蕾组织护卫队员清场。

清扫战斗持续了约么半个小时,方才把大楼和加油站里里外外弄了个干净。马柱国特意叫来李昶,让他带人将加油站里剩余的汽油全抽出来,补给给所有车辆。闵敏则带人进入到食堂,开始埋锅造饭准备晚餐。董新佑和陈宽负责检查大楼里可用的房间,并安排人员入驻。唐旭尧则专门挑了间门窗完备的房间,搭上几张折叠治疗床,继续替重伤员诊治。秦振邦和顾蕾分工,一个负责警戒外部安全,一个负责警戒内部安全。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充分展现出了团队的协作能力。

尾随而来的逃难车辆这时已增至四部,因为害怕云翚团队会驱赶他们,于是将车子停在路边后,专门派了两个人过来,找到一身戎装的秦振邦,恳请加入队列。

秦振邦不敢擅作主张,于是带着两人找到了正在指挥清扫工作的马柱国。听完两人的恳求后,此刻已不算肥胖的马胖子,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的加入。就这样,云翚团队在失去九个人后,又得到了十四名生力军的加入。

为了此事,马柱国还专程叫来第二小队队长廖新勇,为新加入的成员普及云翚团队的规矩。李道纯对于马柱国的安排,非但没有意见,反而夸赞其越来越有担当了。

入夜后,吴峰和段新安的第三小队被安排值守上半夜,张国政和柯杰的第四小队被安排值守下半夜。其余人在用完餐后,便纷纷进入各自的房间抓紧时间休息,一切安排都那么地井然有序。

李道纯独自盘坐在楼顶,仰望着空中的弯月,不觉轻轻叹了口气。一个小男孩蹦蹦跳跳而来,将下巴搁在护墙上,两只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就那么磕巴着问说:“师父,您最近为什么老叹气啊?”

“惜今啊!我是想你师叔了。”李道纯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感慨道:“天有日月明,人怀相思情。可谓最得意,不过彼岸宁。”

小男孩蔡惜今眨了眨大眼睛,不解说:“师父,彼岸在哪里?郑师叔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

“彼岸啊!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等你长大了,也会找到自己的彼岸的。”李道纯微笑着解释说:“你师叔之所以一个人去寻找彼岸,也是希望我们人类能有个好的归宿。”

“师父,那您的彼岸在哪里?和郑师叔的一样好玩吗?”蔡惜今歪着小脑袋,充满了好奇。

李道纯在徒弟脑门上轻轻敲了个板栗,笑骂说:“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嘛?赶紧睡觉去,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哦!”蔡惜今蹦蹦跳跳地回到楼梯入口,忽然回身说:“师父,相信师叔玩够了就会回来的,您不用担心他得了好处不理人,因为师叔跟您一样,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李道纯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更加笃定:“师父的彼岸,就是你们的未来。至于你师叔嘛!他的彼岸可是个花花世界,不去也罢。”

“阿嚏!谁在诽我?”正漂浮在岩浆湖里睡觉的郑遇,忽然打了个喷嚏,于是揉着鼻子暗骂道。

不远处那根黑树枝似有感应,当即抖动身姿跃出湖面,照着他的肚皮就是一棒,直接将自己的主人打入湖底:“还不老实。”

“哇呜……死小黑,等爷恢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郑遇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被星外强者揍也就算了,结果还被自己带去的氢 弹轰得只剩下一副残躯。可谁叫自己生来就命衰呢!这也只能忍了。但被自己雪藏的终极武器爆揍,这叫怎么回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每每想到这里,郑遇就欲哭无泪。自己好歹也是个星魂卫士,深受万众敬仰的存在,为了人类不惜犯险的超级英雄,怎么就落得这步田地了?这根不知道哪来的该死树枝,明明就是一件供人驱使的兵器,怎么却跟那腹黑的波比一样,喜欢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呢?

面对这根猥琐狡黠的武器,郑遇直呼消受不起,奈何身处囹圄之中,也只得暂时先忍受着。可同时内心也充满了好奇,毕竟这玩意沉重如大山,坚硬胜铱钛合金,也不知是什么物质组成的,不但拥有相当的智慧,还能千变万化,简直比孙悟空的金箍棒还要来得神奇。

郑遇的肉体有便便帮着恢复,已经开始凝结五脏六腑,虽然十分缓慢,但总体进展还算喜人。他的神魂在熔浆里锻造,似乎也比以前要稳固凝实了许多,尤其是每次被那可恶的树枝抽打过后,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泰感,就好像麻木的神经越来越有知觉了。

就在郑遇犹豫着是否要与那可恶的家伙死磕到底时,黑树枝再次冲入岩浆湖底,将他的神魂一棒抽打出了湖面,整个暴露在皎皎紫月下:“这事没完……”

宁静体现得专业一点,好好地夸赞一下对方,但至构思了片刻就放弃了。因为以他的直男审美来看,对方的造型是真的说不上好看,简直土爆了。最后他只好很简单地描述道:【你留着齐耳短发,染得酒红色,戴着那种大的夸张的耳环,上衣是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超短的热裤,长款渔网袜,脚上踩着一双不是很高的高跟鞋。】

按下发送键后,杨大伟便将手机装回兜里,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如他所预料的一样,对方尖叫一声,然后又快速地打着字。

杨大伟懒得再用手机跟对方交流,往前一步。手在快要搭到对方肩头的时候,他忽然想到对方现在的状态似乎经受不起惊吓,同时又考虑到对方不要情急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他伸出双手,结结实实地按住了对方的肩膀。

在他手掌触碰到对方的一刹那,她仿佛触电一般,身体一抖。只是因为被杨大伟按住肩头,才不至于跳了起来。紧接着,她猛地回头。在看到有个男人将自己的手搭在自己肩头的时候,她的眼神忽然流露出凶狠的光芒,同时身体仿佛溺水之人一般挣扎着。小小的身躯在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之大,险些让杨大伟没按住她。而见挣脱不开,她竟然想也不想,歪头张嘴就朝杨大伟手上咬去。

杨大伟慌忙后退一步,举起双手。看着对方随时可能要与自己拼命的架势,杨大伟有些后悔自己行事如此鲁莽了。他张嘴准备打招呼,却尴尬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他们虽然认识近两年时间,但沟通的渠道只有一个,那就是爱稀饭网站的私信。而在那网站上,他们从来没叫过彼此的名字或昵称,都是直接说事。

卡壳了片刻,杨大伟最后才急中生智说道:“你好,36D。”

这个称呼让对方愤怒的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在经过几秒钟的当机之后,对方的眼中由迷茫过渡为了惊喜:“你是……6厘米!”

杨大伟嘴角抽动两下:“麻烦别这么叫我。”

“竟然真的是你!”

杨大伟微笑着伸出右手:“我叫杨大伟,木易杨,伟大的大伟。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额,能不能不这么客套?”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叛逆少女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很巧,你叫大伟,我叫小丫,钟小丫。丫头的丫,钟表的钟。”

当手掌被杨大伟轻轻握起,钟小丫才发现对方的手极大,似乎可以一手握住自己的两只小手。

对方松手后,她抬起手,比划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个头只到对方的胸口。这让她忍不住伸手在杨大伟宽阔的胸膛上轻轻锤了一下,“你这人还挺有意思的,明明长得那么高大,却非给自己取名叫6厘米。真让人猜不透。”

杨大伟当然不会解释自己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只是笑着岔开话题:“怎么样,我是不是比你想象中的要丑?”

钟小丫抬起头,仔细地打量了杨大伟一番,这才笑着说道:“没有,我一直觉得你不敢见人是因为太丑,但没想到你其实还挺……额,要说帅的话,倒也不是很贴切,不如说忠厚老实,给人满满的安全感。”

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偏过头去:“倒是我,应该比你想象中的大胸御姐形象,差了很多吧。”

杨大伟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用力,让其放下:“怎么?真当我是那种以貌取人的渣男?有什么好挡的。你既然敢画出这么勇敢的绿色眼影,又为什么不敢让人看呢?虽然在我的审美里,你今天的这身打扮实在是土爆了。但能勇敢装饰自己的人,无论怎样,都挺好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钟小丫猛地挣开了杨大伟的手。

杨大伟尴尬地搓了搓手。

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平常地应对任何一种难缠的委托人,但让他面对这种仍处于叛逆期的小女生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钟小丫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激了,但是她也不想解释什么,只好故作平静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跟客户碰巧约在了这里。因为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又知道你在这里,我寻思怎么着也得来看看你。”

钟小丫抬起头,看着杨大伟的脸,一言不发,眼神怪异。

杨大伟不明所以,胡乱地抹了把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在看你究竟有没有在骗我。”

杨大伟脸上笑着,心湖内却仿佛被丢进了一块小石子。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叛逆少女戒备心这么重,但无论是何种理由,这都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反正他很不高兴。

如果说之前,他想帮助这个少女的心情中有几分是正义感使然的话,那此刻在看到这个少女的这个脆弱眼神后,他觉得无论驱动自己的东西是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

这个少女他帮定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惊不惊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真帝

我爱吃山竹

真帝

肘子不好吃

真帝

荔箫

真帝

默陌书

真帝

兰陵王小生

真帝

陈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