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6月结束汇报一下情况》。

李燕北道:那时天门四剑恰巧也在那里吃饺子,就问他为什么叹傅红雪冷冷道“你找的若是这个人,就找错人了

“小心!”云逸目光看向胖娃那边,数十名巅峰玄帝级别的魔物悄悄从后方疾冲,要先突破后方防御口!

四大方位就属胖娃这里弱一些,魔帝灵智也不低了,皆向着后方聚拢,让左右两翼只剩下了一些魔圣,倒是让段景、流风二人轻松了不少。

不过,胖娃就要遭罪了!

“偷袭!不要脸!”胖娃不敢大意,迅速取出云逸先前给他的那面黑色古盾护体。

胖娃实力尚低,靠自己催动古盾没多大功效。

但,他有的是灵石!

身为圣宗老祖特别培养的传人,胖娃身上的资源自然不会少。

一大堆至尊级别的灵石被取出,胖娃没顾得上肉疼,全部捏的粉碎,无比精纯的灵力全部被古盾吸收!

“吼!”

古盾黑光绽放,一道惊天兽吼响起,古盾上刻画的凶兽图像散发阵阵恐怖兽威!

砰砰砰砰!

一群魔帝群攻而至,黑压压一片魔气和人群皆狠狠轰向古盾!

“啊!”

“不!!”

……

胖娃手中的大锤本已经准备好轰出,可就在一群魔帝触碰到古盾的霎那间,它们……全被古盾震死了!

胖娃好像看到,古盾上的那道凶兽画像当时颤动了一下……!然后,数十名魔帝,瞬间化为飞灰!

“咕嘟!”胖娃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这古盾也太可怕了,看来它不仅是防御灵兵,更是一件大杀器啊!

“哇哈哈哈!小爷我现在是真无敌了!来来来!都冲我来!哈哈哈!小爷我要打一万个!”

缓了缓神色,胖娃放声大笑,他的绿色大军帽都差点被抖落在地。

嚣张!

这就是胖娃目前的状态,极尽嚣张!

没办法,正所谓灵兵在手天下我有,古盾配合着大锤,他在这魔道绝对能横着走!

不过,还是要排除被耗死的情况……

因为这魔道,最可怕的并不是魔物进攻,而是无尽魔物和他们打消耗!

一旦他们灵力用尽,就算有至尊灵兵也催动不了,如果那时还没有杀出魔道,那就只能等死!

云逸目光看向前方一名魔气冲天的魔帝主,而对方,也在盯着他!

这是一名巅峰帝主,魔气加身,让它变得更加强大,实力怕是不弱于一般低阶至尊。

“桀桀桀,人类,敢在魔道踏空而行,胆量不小。”嘶哑声音传来,那名魔帝主对云逸露出一抹笑容。

这笑容,瘆人!确切地说,张口笑的魔帝主,奇丑无比,丑到连笑容都让人无法接受!

他毒疮脓包长满整颗头颅,一看就是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

“那个,能麻烦你别对我笑吗,太恶心了……”云逸直嘬牙花子,这也长得太丑了吧!

丑就算了,重要的是这魔帝主还没有自知,一个劲地对他笑,这谁受得了?!

“嗯?”魔帝主一愣,随后震怒!

恐怖的魔威疯狂释放,让他身周无数实力较弱的魔圣、魔帝身体颤抖,更甚者直接匍匐在地!

“罢了,送你一程。”云逸撇过头不想再看他,抬手打出一道禁制,那股魔威不能接近他分毫!

“追风!”

长剑出手,化为一抹白光,如蛟龙出水,眨眼间便利落地斩下了魔帝主的头颅!

“呃……!”那名魔帝主瞪大了眼睛,到死他也没想过,他竟然连眼前这少年的一剑都接不下!

轰!

魔帝主轰然

这些也都是学院统一定制的,不允许学员在外面私自定制。

“小语的手艺这么好,我不享受一下,那多可惜啊!小语你就给我做一件吧!”江景说道。

“学院能允许公子穿我做的衣服吗?”秦小语道。

“能,怎么不能,你看我现在穿的是什么?还不是新生的衣服,我是无属性体质,他们不管的。”江景指着他身上的黑色新生服说道。

虽然他现在是院长的弟子了,但是服装一直没有换过,因为他还不是正式学员,在外人眼中也没有修炼任何属性灵力,自......

為期九天的緊張會試終于考完了,剩下的半個月的時間里是焦灼的等待,等待月底下榜的日子。

這半個月,我雖然囊中羞澀,但京城的各個角落我還是走了個遍,我驚嘆于京城的繁華,對會試下榜更加的期待和緊張。

這些天,我幾乎都忘記了,在那高高的山下,花叢中的茅草屋里,還有一個盼望我回來的胡惠茜。

白天在京城到處亂逛,到了晚上就躺在小客棧的床上,胡思亂想,一會兒覺得我能在會試的榜上有名,將來仕途一帆風順,不禁有些得意洋洋。

一會兒又覺得各省來京城的會試的舉子,成千上萬的,就一百多人能入榜,自己沒有關系又沒錢,哪能輪到我榜上有名?

說不定,我很可能就在山下茅草屋里呆上一輩子。

想到這里,我如墜冰窖,又感到心灰意冷,但也無可奈何。這時我才想到茅草屋里還有一個胡惠茜,我的心里又立刻暖洋洋的。

我因為縣里院試,省里的鄉試,我都出奇的順利,每次都名列前茅,順利入榜。

以前從來沒想到我考上怎么樣,沒考上怎么樣,就是一門心思,讀書備考。

現在來到京城,我看到了人和人之間地位的巨大差別,也見到了京城的繁榮昌盛。

在我心里不知不覺的悄悄的發生了變化,環境優雅的那間茅草屋,我真的不甘心在那里呆上一輩子。

日子在焦灼的等待中一天一天過去,這一天早上,我還沒有起床,就聽到有人喊:“下榜了,下榜了......”

接著就聽見人們開始亂哄哄的往外跑的聲音,我躺在床上,此時的心情,既盼望馬上看到榜,又怕看到榜。

這時,學友沖進我的房間來,不由分說拉我起來說道:“下榜了,還不看榜去。”

我被拉了起來,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隨著亂紛紛的人群,來到考試院的門口。

現在,考試院那里已經擠滿了人,我根本就擠不進去,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擁擠看榜的人,才少了一點。

前面的人,幾乎一個個不是垂頭喪氣,就是面無表情,無奈的搖著頭離開,只是偶爾才遇上一個眉開眼笑,手舞足蹈的。

不用問,這位滿面笑容的兄臺肯定榜上有名了。

隨著前面的人不斷的離開,我被后面的人擁擠著,終于來到榜單下面。

一張大榜貼在考試院門口的一面高墻上,還有十多名挎著腰刀的士兵,站在下面守衛著。

榜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名字,下面還蓋著鮮紅的大印。我在那密密麻麻的名字里面,從后往前仔細的看著。

眼看著就剩下最后不到二十個名字了,好半天也沒有見到上面有我的名字。

我幾乎不敢再看下去了,轉身就想默默離開,突然學友對我高喊一聲:“武皓天,你中了,這上面有你的名字。”

我心想:開什么玩笑,我自己怎么都沒有看到。學友拉著我的手說道:“皓天兄,你看,我沒有騙你,就在這里。”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可不是嘛,不由的大喜過旺,我真的看到了我的名字,排在第十三位。

周圍那些看榜的舉子,聽到我們的說話,一起朝我看來,有羨慕的,有嫉妒的,什么的眼神都有。

我都不知道自已怎么離開考試院那里,怎么走回客棧的,腦袋暈暈乎乎的,走路也輕飄飄的,就像騰云駕霧一樣。

感覺自已好像在夢里,我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有時趁著屋里沒有人,我就使勁的往自己的大腿上掐上一把,把大腿跟掐得一片青紫,我這才有點相信不是在做夢。

下午,我聽到外面吵吵嚷嚷,我打開房間的門一看,原來外面來了好幾個當差的,見面就笑嘻嘻的朝我要賞錢,我不明就里,還發著楞呢。

我的學友二話不說就掏出一小塊銀子交道領頭的差官手里。

這個差官這才給我恭恭敬敬的行個禮,然后把一張大紅喜報交給,告訴我三天以后參見由皇帝親自主持的殿試。

說完這些話,這個差官揣起學友的賞銀,興高采烈的走了。

我對學友說道:“一下子賞這么多錢,我拿什么還啊。”

學友說道:“不用還的,我們一起來的本應互相照顧嘛。”

這下子都知道我高中了,馬上要參加殿試。

老客棧掌柜的立刻對我也畢恭畢敬的,接下來,我的我住店的錢,掌柜的分文不收,高興的對我說道:“官人,你能住我的店,是給我的店添彩,哪能收你的錢啊。”

接下來周圍的沒考中的舉子,大部分都收拾東西回去了,也有些想在京城玩些日子。

我留下來參見殿試,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不過能見到皇上,也有說不出的榮耀和興奮。

殿試的那天,天氣格外好,能參加殿試的人,都是這次會試從全國幾千名舉人中脫穎而出的一百多名的佼佼者。

雖然殿試的氣氛也很緊張,主要是因為殿試是皇帝親自主持的,相當于今天的用人單位的面試。

按理說,殿試緊張程度應該遠遠沒達到會試的緊張程度,因為會試入榜的人,即使在殿試沒有入圍,也不會被淘汰,也一樣會被封官,只不過不是皇帝親筆御批罷了。

當然這樣官職會小一些。可是,殿試那皇上主持的,來殿試的人誰的腿都在打哆嗦,生怕說錯話,說不定皇帝一瞪眼睛,好不容易取得的功名就弄沒了。

即便大部分人都是報著來走走過場的心態,到時能得到皇帝御筆親批最好,得不到,也千萬別把皇帝惹惱了。

這場殿試,皇帝要親自評出狀元,榜眼,探花,剩下的由翰林院那些人再從參加殿試的人選出二三十人來,算是皇帝親筆御點的。

參加殿試的舉子,不對,現在稱呼應該改了,叫貢生,其實貢生也只是參加殿試的臨時稱呼而已,只要經過殿試后,不管入不入圍,都會成為兩榜進士。

這些未來的進士,由原來會試的主考官和同考官親自帶領著,分批在金鑾殿外的空場上舉行由皇帝主持的殿試。

此時我也不例外,緊張的很,頭也不敢抬,皇上講什么,說實話,離得太遠,我也聽不大清楚,好像都是將來為國效力,為皇上盡忠之類的話。

皇上的話講完,我就在大伙后面跟著山呼萬歲。

卷子發下來了,和題目和第三場會試差不多,我拼命控制發抖的手,將文章一筆一劃的寫完,又跟著山呼萬歲,然后在主考官和同考官的帶領下,出了皇宮,各自回到自己的住處。

殿試下榜的速度是很快的,僅僅過了兩三天,結果就出來了,我居然入榜了,當然狀元,榜眼,探花沒我的份,巧合的是我還是第十三名。

我的幾個學友還沒有走,這兩天都留在京城陪著我,這個報信的差人照樣被我的學友塞給了一塊銀子,眉開眼笑的離開了。

我知道,一方面學友們都是從縣里院試,省里鄉試一起走過來的,跟我關系都不錯,另一方面,將來我如果將來仕途順利,執掌大權,學友即使會試不中,舉人的身份也有可能封官,只不過出身不如兩榜進士好罷了。

就好像今天,同樣當官,有清華,北大碩士學歷的,也有普通專科學歷的一樣。

但是,如果沒有過硬的關系,和官員出現很大的空缺,舉人很難直接直接封官的。

接下來狀元,開始夸官一天,皇上御批的狀元穿紅掛綠,披著大紅花,騎著高頭大馬,還有人給牽著,前面差官鳴鑼開道,在京城到處走。

榜眼,探花也騎著馬跟在狀元后面,我們十幾個殿試的入榜者,雖然也騎著馬,但是沒人給牽馬,慢慢的跟在狀元,榜眼,探花的后面。

一天下來,雖然風吹日曬,苦不堪言,但我心里心花怒放,無比的高興,也感到無比的榮耀。

我跟著人家夸完官后,我就準備回去了。盤纏本來就不多,再說我在京城也沒有人脈,也無從活動,到時候能封我啥官算啥官吧。

狀元,榜眼,探花不用說了,都是天子的門生,夸完官后,立即被京里的一些大員們天天宴請,成了大員拉攏的對象。

其他大多的殿試進榜者也都找了京城的大官認作門生。來自窮鄉僻壤的我,無人問津。

只有幾個學友圍著我轉,所以我準備回去

她答應陸隱成為理事,尤其還想走出條另類的搶劫之路,超越海盜王,對界山充滿了期待。

然而剛剛到達界山就遇到了南源。

陸隱提議由雷青青接任理事,南源當初就反對,但那時候他不清楚雷青青的身份,而今自然清楚。

看到大姐頭進入界山,南源很自然嘲諷了。

在他認知中,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雖然互相算計,互相陷害,卻也都保持著風度,背地里使勁,然而他看錯人了,大姐頭不是一般人,她是雷恩大戰團下屬戰團......

旅无所寓,遂知其必亡。盖城郭、走不脱,方才也不会说那番话了!他转过头,就看见有样东西在太了么?两位容光照人的明眸少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6月结束汇报一下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云不灭诀

竹子吃熊猫

星云不灭诀

秀山大飞

星云不灭诀

黄华溢

星云不灭诀

西门飞雪

星云不灭诀

凤狱如歌

星云不灭诀

草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