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这里的墙大薄,又太安静。风四娘翻了个身,想再继续睡,哭声陆小凤道:为什么?花满楼道:因为有人推荐你

正當李瀟想要和常猛了解下實戰訓練內容時,

王錚和曾秀紅帶著20多人到了前哨所。

那20多人渾身大汗淋漓,好像剛從水中撈出來似的,剛到前哨所,就想要躺下。

王錚一腳踢起了一個躺下的新兵,嘴里罵罵咧咧的道,“趕緊運功,看你們那熊樣,哪像老子的兵。”

那新兵挨了一腳也不敢頂嘴,老實的盤膝坐下修煉了起來。其他人也有樣學樣,不一會前哨所前面就坐滿了人。

李瀟看見高強也在那20多人中,還看到了李灑。

他路上就看見了李灑,想要他和自己一起走,可李灑死腦筋,非要自己完成。

看著他累的滿頭大汗的樣子,李瀟也是心疼不已。

李瀟看著看著,突然收回了眼神,他看到林語溪竟然也在,她作為一個女兵,能從200多人中脫穎而出,說明本身實力也不一般。

隨著時間推移,新兵們陸陸續續的都趕到了。最后十個果然是十個女兵,她們本身體力就弱,實力也才練氣二三重,比起李瀟還差上很多。

不過王錚好像忘記懲罰的事一樣,也沒多提,男兵們雖然想借此拉拉關系,可是隊長不說,他們也插不上嘴啊。

王錚等大家都休息了一會,才說道,“大家休息10分鐘,然后整隊出發,這次我們要前往禁斷峽谷獵殺兇獸,每人必須獵殺一頭練氣境以上的兇獸,每多獵殺一頭兇獸,獎勵10功勛。”

“小子們,你們的功勛是不是都見底了?這次可是你們下周之前唯一一次獲取功勛的機會,下周是吃干還是喝稀,就看你們自己了。”

說著王錚掏出二十多個口袋說道,“你們沒有功勛空間,這是空間袋,你們兩伍拿一個。李瀟和霍沖,你們一人一個。”

王錚把手中的空間袋一扔,那空間袋像長了眼睛似的,自動落入道各人的手中,顯然誰該持有空間袋,他是一清二楚的。

李瀟摸了摸到手的空間袋,滿是好奇的打開看了一眼。雖然外面看起來像個破麻袋似的,可是這里面的空間非常大,像是一個足球場似的。

他很好奇,這些空間袋和士兵的功勛腕表空間是從哪里來的?這一直沒有發現誰能制作啊?

不過聯想道精研所的楚大師,他也大概知道空間袋的來源,具體是誰,他也就不清楚了。

.......

一行200多人邁著整齊的步伐走在蠻荒的土地上。

王錚拿出地圖看了一眼,然后說道,“停,我們到了。”

李瀟看了看兩邊,嘀咕道,“這是峽谷,兩邊哪有什么山?我讀書多,你騙不了我。”

王錚好笑的看著李瀟道,“這里就是禁斷峽谷,老子在鎮蠻軍呆了15年,連個地圖還認不清嗎?”

“這一馬平川的咋不叫禁斷平原?”李瀟好奇的問道。

王錚指了指前面說道,“虧你還是精修師,自己用精神力感應下前面。”

“我CAO”李瀟和霍沖兩人感應了下,同時爆了粗口。

在兩人的精神視角中,前面一層厚厚的精神構成了一道屏障,他們感覺那個精神屏障的厚度,少說也得有半米。這種強度的精神屏障,想必就是化虛境也打不開吧?

兩人也會構建精神屏障,可是最多也就是幾毫米的厚度。如果不顧一切耗費精神力,能構建一個1厘米的精神力屏障,也就到頭了。那時兩人精神世界不崩潰也得重新修煉了。

王錚看著兩人驚訝的樣子,笑著道,“八年前,我們大敗蠻族邱首部落,眼看我們通過禁斷峽谷,就可以直達邱首部落老巢。”

“十大蠻族大巫師獻祭自己全部精神,欲在禁斷峽谷構建精神屏障阻擋大軍。可是我們的化虛精修師也不是吃干飯的。”

“最后雙方精神力交纏下,屏障沒有完全封死禁斷峽谷,但是在大巫師精神的影響下,這里卻產生了十分特殊的規則。”

“你們看前面的峽谷入口,那里的精神屏障有個豁口,可以自由進出峽谷。不過進去的人一次性不能超過500人。而對面的蠻族也是一樣。”

“峽谷里分三個區域,分別是煉神境、練氣境、煉體境。只有同時屠殺完所有的蠻族,才能讓這個精神屏障徹底破碎。”

李瀟問道,“兩邊可以隨時補充人手的吧?”

王錚點頭道,“當然,所以這是試煉場,也是絞肉場,前幾年的時候,一隊隊士兵進入這里,最終全部戰死,當然蠻族也是同樣。現在這里已經好多了。在下一次進攻前,雙方處于緩沖期吧。”

“不能繞過去嗎?這峽谷再大,也是有盡頭的吧?”

王錚搖了搖頭道,“試過了,兩邊都有其他蠻族部落據險而守,其中還有一個大型的部落。鎮蠻軍雖然不懼,可是損失實在太慘重了,不劃算。”

李瀟了然,鎮蠻軍一共也就100多萬人,如果強攻大型險地,填進去幾十萬,到時候拿下了前進的道路,也無力攻擊了。而且這個禁斷峽谷離邊塞城并不遠,蠻族如果從這里出兵,很容易掏了鎮蠻軍老巢的。

王錚搖了搖頭道,“這些你們知道就行了,這次來主要是實戰訓練。”

“你們進去吧,我們就不進去了。”

新兵們滿臉無辜,還不是你們在那叨叨個沒完,我們啥也沒問啊。

聽著終于能進去了,他們一個個快速排隊進入。

李瀟跟著人群,走進了精神屏障,感覺好像穿透了一個水波一樣,眼前的景色徹底變化。兩座大山橫亙在道路兩頭,道路中間修建了一個高大的城墻,城

制作石碑的石料很好找,河灘附近就有不少,甚至吳妍還找到半塊廢棄的石碑,看樣子應該是之前立碑時留下的。

也沒太費力,眾人就把這塊略小的石碑放在了橋碑的另一側,撰寫工作交給了周昌,他是這方面行家。

原本橋碑是沒標注承重的,丁染在新的石碑上加了承重,表明了一些大型車輛禁止通行,并編了幾種非常兇猛的野獸已經在橋上安家了,注意不要驚住它們。

周昌刻完字又進行了簡單的做舊處理。

“這回別人看不出問......

傍晚。

護衛隊的兄弟們都回來了。

陳立騎著熊大,也返回了部落領地。

“怎么樣,找到了嗎?”陳立問石骨。

石骨搖了搖頭,“都找遍了,連影子都沒看見。”

“連……衣服的碎片,或者頭發,也沒找到嗎?”陳立聲音低沉,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但石骨依舊是搖頭。

“大王,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很兇消失了。要么是走得特別特別遠,遠到我們無法找到。要么……就是被大型野獸……”

此話一出,部落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個體質不是特別出色的女人,怎么可能一晚上就走出極其遙遠的距離,讓那么多男人都找不到?

所有人都默認,很兇是被野獸吃掉了。

尸骨無存的那種。

“我知道了……”

陳立只能接受現實。

死人了。

他的手底下終于還是死人了。

而且是因他而死的。

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充斥在他的心頭。

剛剛被稱頌為“人類之王”的喜悅,也沖淡了許多。

盡管他對很兇完全沒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但遇到這樣的事情,正常人都會覺得難受。

其他人同樣有些情緒低落。

很兇在部落里人緣一直不錯,還是第一批學會制作衣服的人,幫了不少人的忙。

雖然原始人對于失去同伴、有同伴死亡這種事情的接受程度要比陳立更高些。

可剛剛經歷過慶典,當天晚上就有一個伙伴死去了。

對大家來說同樣是一種打擊。

部落一片安靜。

幾十個人,沒有一人說話。

最后,還是陳立率先打破了平靜。

“這件事,是我的責任。”

“很兇已經不在了,我沒辦法補償她。”

“只能將這份虧欠用在部落建設上,來彌補我的過錯。”

“以后我會更努力的給大家提供文明資源的,請大家多多關照。”

語罷,他向眾人深鞠一躬。

海灣女王等人見狀連忙阻止他。

“大王,這只是一件小事,你不用這樣自責。”

“你的偉大,足以掩蓋這樣的過失!”

“更何況,很兇也不是你害死的,她可能只是一時心情不好跑了出去,又不小心遇到了野獸……”

“不。”陳立一抬手,打斷了眾人的勸說。

倒也沒用什么嚴肅的語氣。

只是平靜的道:“功過不能相抵,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你們不需要多勸,我自己知道該怎么做。”

而后便轉身回了自己的小屋。

“老大……”

阿棍喊了一聲。

比起海灣女王等人,他們這一批最早追隨陳立的人,和很兇才是最親近的。

算起來,很兇還是他們看著長大的。

事情變成這樣,他們幾個的心情最難受。

但事已至此,難受也沒有用了,只能接受現實。

“算了阿棍,讓老大自己靜一靜吧。他是個了不起的人,肯定不會被這點事情打倒。”石骨攔住了阿棍,說道。

眾人都沒有去打攪,各自帶著復雜的心情,做飯的做飯,干活的干活,休息的休息。

這一夜,在無聲中度過。

陳立獨自待在屋子里,沒有找人說話,也沒有和三只熊交流,更沒有去搞小發明。

只是十分單純的靜坐了幾個小時,而后便睡了。

他想了許多事情和許多問題,也給出了那些問題的答案。

一個個原本主動避開的現實性問題,以及曾

李言低語后,再度看向空中,那空中的閃電越來越粗,越來越亮,雷鳴之聲竟不再中斷,而是持久連綿中越來越響,天地中的靈氣攪動混亂,李言知道這第一道雷劫快要形成了,他感覺到了這里混亂不堪的靈氣,不由苦笑了一聲,踏上飛劍又向外飛了數十里。

李言雖然沒有渡過丹劫,卻是明白剛才魏重然所說的含義。典籍中記載,無論任何渡劫,不管是最初的丹劫,還是以后元嬰大天劫、化神期的三九天劫等等,渡劫之人最好是自己全力渡過,當外人......

小鱼儿嘶声道:但……但你又怎也是畜牲!黑衣人眼睛突然一瞪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瞧见你,你要到哪里去我也不知,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吹南风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云溪出岫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梦琪V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杏林飞燕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阳伯父点蚊香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折一枚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