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嘴钢牙妹》。

“拔出你的剑!”这样的言语,人。我知道他一定会将这柄钩留

   

  (“他们走掉了。”)

  

  楚白启程附近的一幢民居楼顶边沿上,英短首领猫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朝着身边的杂色猫斑虎轻声叫道。

  

  斑虎没有理睬它,依旧沉默的看着楚白与白沙渐渐远去的身影。

  

  (“你这么喜欢这个人类,不如我们去把他抓回来吧。”)

  

  英短首领猫见杂色猫斑虎不理它,又喵喵的叫了起来。

  

  (“不对,那个人类很厉害,我们好像打不过他。”)

  

  (“那这么办,要不我们多给他抓几只老鼠吧,有了吃的,他一定就会留下来的。”)

  

  (“就这样办吧……但是,他身体很大,要吃的老鼠也一定要很多,他要是老鼠吃的多了,我们不就吃的少了,这样好像很亏……”)

  

  说着说着,英短首领猫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但是但是,那个人类很有趣,他教我们的那个小石头游戏也很有趣,那我就勉为其难少吃一只老鼠分给他吧。”)

  

  (“而且昨天摸我头的时候,感觉挺舒服的,我要是给他送老鼠,他会不会再摸摸我的头呢……”)

  

  英短首领猫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它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身体在地上不断扭动,脑袋中尽是幻想着楚白摸它肚子的场景。

  

  就在这时,一只拖着残影的猫爪狠狠的拍在它的脑门上,打断了它的幻想。

  

  英短首领猫猝不及防,它惨叫一声,身体被打到空中旋转三周半,“咚”的一声撞到天台大门的墙壁上,然后又“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四脚朝天,眼中尽是圈圈。

  

  杂色猫斑虎冷冷的收回爪子,看都没看那个犯花痴的猫中之耻一眼,而是朝身旁另一只橘色首领猫叫了几声。

  

  (“那些大狗最近有什么动向?”)

  

  一脸富态的橘色首领猫眯着眼睛,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体型越加明显的朝圆润方向发展。

 

  (“天天在打架,好像在选首领。”)

 

  杂色猫斑虎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等我伤好了以后,我就带小的们去找它们算账。”)

  

  (“还是稳妥点好,虽然那只黑狗死了,但剩下的那些大狗也依旧不容易小觑,小的们这次死伤太多,强攻的话,我们这边的伤亡也不会小。”)

  

  橘色首领猫眯着眼睛,轻声劝解道。

  

  杂色猫闻言,权衡了片刻,只得恨恨作罢。

  

  橘色首领猫看着楚白与白沙消失在尽头,有些感慨的与杂色猫说道:

  

  (“说起来,这次还多亏了那个白色的家伙与那个人类,要是没有他们,我们这次恐怕都要被那只黑狗给吃了。”)

  

  闻言,杂色猫露出不忿之色。

  

  (“要不是那只该死的黑狗抢了我辛辛苦苦从那颗树上抢到的‘香果’,它怎么可能一直骑在我们头上!”)

  

  说到“香果”,杂色猫斑虎眼中的愤怒几乎要喷薄欲出,它狠狠的抓了抓自己身下的地面,尖锐的利爪划过水泥浇灌的天台地面,划出三道深深的抓痕,可见杂色猫斑虎此时的愤怒。

  

  一个半月前,杂色猫还只是南都市区中部的一个大型变异猫群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既没有高出普通变异猫一等的力量,也没有与普通人类无异的智商,一切都只是普普通通。

  

  而这一切都在一阵奇特的香味中改变了。

  

  在它生活的市区中部附近,生长着一颗稀有的变异树。

  

  那颗变异树原本除了异常高大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一丝特别的地方,但在那天,它突然开始散发一种奇异的香味,这种异香对任何一只闻到它的变异生物都产生了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这种致命吸引力在本能告诉它们,只要吃了散发出这种异香的东西,它们的生命将得到再次的进化。

  

  对进化的渴望与本能的吸引让它们疯狂的开始寻找异香的来源。

  

  变异树虽大,但也拦不住无数疯狂的变异兽,异香的来源很快就被它们找到了。

  

  那是一颗长在树冠中心,只有成年人手掌般大小的朱红色果子。

  

  朱红色果子鲜艳诱人,但是却还没有完全成熟,在大红的果子底部,还有一抹若有若无的青色还未被完全染红。

 

  虽然果子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变异动物们却管不了这么多,它们已经彻底的疯狂了。

  

  它们争相的想要夺得这颗可以让它们再次产生进化的异果,无论同族,还是天敌,在那一刻它们眼中,全都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就这样,血腥的厮杀开始了。

  

  鲜血很快就染红了四周的土地,一具具倒下的尸体,渐渐伏满了四野。

  

  变异兽们越杀越少,朱红异果却越来越鲜艳。

  

  最终,杂色猫凭借超绝的运气与骨子里的凶悍在无数杀戮中脱颖而出,在树冠中抢到了这枚朱红异果!

  

  就在它想要享用这颗朱红异果之时,它愕然的发现,这朱红异果看起来很是普通的表皮竟然十分坚硬!

  

  它尖锐的牙齿一口咬下去竟然只能在表皮上咬出一个浅浅的凹痕来!

  

  一时间,它根本咬不破朱红异果的表皮!

  

  更别说吃到里面的果肉了!

  

  而更要命的是,现场除了杂色猫本身,还有几十只觊觎朱红异果的变异兽存在!

  

  这些杀红了眼的变异兽很快就发现了杂色猫无法破开朱红异果表皮的事实,本来已经熄灭的希望再次燃起,纷纷一拥而上的朝杂色猫杀去,想要去抢夺朱红异果。

  

  无法对抗如此数量敌人的杂色猫被迫带着朱红异果开始亡命逃亡。

  

  在追逃之间,那些受伤严重的变异兽渐渐体力不支被甩掉,随着杂色猫逃到市区边缘,能一直跟着它的,就只剩下了受伤较轻的另外两只变异猫——一只橘猫,一只英短。

  

  追逃到这里的三只变异猫都已经精疲力竭,强弩之末,最终它们决定在这里展开最后的争夺。

  

  就在它们快要开始最后的死斗之时,一个出乎意料的不速之客出现了。

  

  那是一只同样被朱红异果的异香引来的变异黑狗。

  

  变异黑狗全身重度烧伤,伤势严重,但即使如此,它的战斗力依旧强过三只精疲力竭的变异猫。

  

  经过一番恶斗,杂色猫的朱红异果被黑狗抢走。

  

  杂色猫惊怒交加,另外的两只变异猫也心急如焚。

  

  因为它们知道,朱红异果如果在杂色猫手中,它们还有机会抢到,但要是落入那只变异黑狗手中,那几乎就没了机会!

  

  为了对付重新抢回异果,它们三只变异猫本能的联合起来,开始一起联手对付变异黑狗,企图把朱红异果给抢回来。

  

  怕到嘴的朱红异果再次被抢回去,变异黑狗在与三只变异猫缠斗一番后,毅然决定直接吃掉这颗朱红异果,以免夜长梦多。

  

  朱红异果坚硬的表皮本来不是这么容易会被变异黑狗破开的,但杂色猫一路叼来,尖利的牙齿已经磨损掉了相当一部分朱红异果的表皮,现在被变异黑狗獠牙一咬,顿时就被撕扯开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犹如果冻般的果肉。

  

  变异黑狗见状,毫不犹豫的大嘴一吸,将里面的果肉一吸而尽,然后丢下铁罐头般的外壳,逃之夭夭。

  

  不明真相的三猫以为是变异黑狗放弃了朱红异果,就放弃了追杀变异黑狗,对朱红异果的外壳展开了争夺。

  

  一番乱战后,朱红外壳被一分为三,三只变异猫各自夺到三分之一。

  

  那时,它们已经知道异果精华已经被变异黑狗夺去,但它们也无可奈何。

  

  但万幸的是,朱红外壳中似乎还残留着一部分精华,它们遵循本能,把外壳与残余精华连皮带骨的都给吃了下去。

  

  朱红外壳虽然只是外壳,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刚刚吃下外壳的三猫没过多久,都感觉到了沉沉的睡意。

  

  随后便是各自散去,寻找地方沉睡,经过数天的沉睡

陆家随便来一个绝顶高手足以碾压这片星空。

  想通了这些,叶王看陆隐目光凶厉了起来,而且还多了一丝兴奋,“陆家的人,你的身份,荣耀殿堂应该不知道吧,否则就算不杀你,也会将你驱离出去,之所以出现在这,应该也是巧合,否则堂堂陆家嫡系,怎么会来这里”。

  “还有一种可能,你,在陆家犯了错,被遗弃了”。

  陆隐冷笑,“你想法还挺多”。

  叶王冷声道,“不管你背后有没有陆家的人,今天都死定了,留着你也......

姬冰雁沉声道:这些人莫非是追无二,三环四扣,五申六索,七

宴会厅众人看到李化变作的龙使走进大厅,立刻都安静了下来,他们都盯着李化,看他要做什么。

李化学着龙使那平淡的声音轻声说道,“蝮蛇会会长蝮蛇企图行刺本使,已经被我反杀,今天这个宴会就到这里吧!”

李化的声音虽然轻,但是他话里的内容却让在场众人全都被震的不轻。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两人,只是出去不到一个小时,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变故。

就在在场众人消化着龙使的话的时候,突然辐射会执法堂主爆喝一声道,“不可能,蝮蛇老大才刚刚突破三境,怎么敢对龙使大人出手?我不信.........”

李化手一指,一道白芒闪过,执法堂主的额头之上突然多出一个孔洞,他剩下的话也都咽回了肚子里。

现场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李化的眼睛。

李化环视一圈后,平淡的道,“蝮蛇已死,蝮蛇会就由苑河负责。苑河,三天之内,会有人通知你去报备。谁还有意见?”

龙使决定的事,谁还敢有意见?那执法堂主的尸体还躺在那里,他们可不想参加一个宴会,直接就挺尸当场。

李化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人说话,直接一甩袍袖,转身向着门外走去。不一会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这时宴会厅之中才传出一阵喧哗声,本来蝮蛇突破到三境,是蝮蛇会的大喜事,谁知道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

周边几个大区的老大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告辞离去。有了他们带头,其他大区的老大也都相继告辞。

癞皮狗在临走时来到苑河的身边哈哈大笑道,“苑河啊苑河,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风光的一天。直接从门童一跃成为三条下水道的掌管者,这找谁说理去?”

他听到蝮蛇的死讯,确实高兴坏了。刚刚蝮蛇带龙使走的时候,他被龙使的气势直接撞飞到桌子上,不仅丢了一个大脸,甚至周边几个老大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

他知道,那是贪婪的目光,他们也想在他身上撕下一块肥肉来。

就连癞皮狗自己也有些绝望了,只是他却不敢离开宴会,不然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他快速去卫生间清洗了一下,换了套衣服就跑了出来。

刚一出来就听到蝮蛇死了这样的喜讯。

能忍到龙使离开才过来挑衅苑河已经算是沉的住气之人。

苑河看到癞皮狗小人得志的样子,也不搭理他,只是冷着脸道,“癞皮狗,宴会已经散了,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吧!”

癞皮狗哈哈大笑道,“怎么?蝮蛇会没了蝮蛇,就连招待同僚的勇气都没了?不过今天大爷心情好,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走了。”

说着癞皮狗招呼了身后的众小弟一起向着宴会厅大门走去。

来到宴会厅大门口,癞皮狗突然回头笑着说道,“对了,今天这个龙使是不是苑河你请来的?不然他怎么会直接点名你成为蝮蛇会老大?”

听闻此言,蝮蛇会众人都是脸色一变,苑河更是气的身上的肥肉都抖了三下,他跳脚骂道,“放你M屁,癞皮狗,你想死吗?竟然敢诬赖老子!!”

癞皮狗头也不回道,“是不是,只有你最清楚了,我只是猜测,猜测并不犯法吧?就是执法队在此,也奈何不得老子。”

等到癞皮狗走出宴会厅大门,苑河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他刚刚真的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和癞皮狗拼命,可是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真的冲上去的话,只会被癞皮狗轻松打死。

负责夜总会生意的夜色堂主和侏儒站在那里直直的盯着苑河,希望他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苑河看到两人的目光,不由得气愤的道,“你们不会相信癞皮狗的话吧?”

“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们不知道我苑河的为人吗?我从15岁跟随蝮蛇老大到现在,已经128年,我怎么会有害老大的心?”

侏儒冷冷的道,“有没有这个心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是听说,你对八哥十分羡慕,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事?”

苑河不可置信的看着侏儒道,“侏儒,你调查我?”

侏儒冷笑一声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我没害过蝮蛇大哥,你们爱信不信。”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夜色堂主突然说道,“苑河,你想证明自己也非常简单,只要你放弃会长的职位,兄弟们自然还是相信你的。”

苑河立刻摇头道,“不可能,那龙使的态度大家也/p>

“小環姐,對方所言,可有虛妄?”這事不好辦啊,對方手里有證據,進來這里也是事出有因。此人躲在小環后面,對方為了抓人,就算有些接觸,那也是扯不清的。

“小月,你先隨他們回去,我回府找夫人想法子。”小環眉頭緊蹙,這事情是難辦,青幫的規矩她知道,按章辦事,如果扯不清,那就上衙門。國公府勢大不錯,可人家明月坊也不是擺設,手握賣身契,打到御前,那也是穩贏。

這年月,賣身的丫鬟,打死了都沒人過問。就算家中有人鬧到官府,不過賠個幾兩銀子了事,連大牲口都比不上,不信你殺頭牛試試。

其中一位打手,上前一把抓住小月的手臂,直接往外拖。小月不停掙扎,奈何力氣太小,可憐巴巴看著小環。還記得當時,倆人同在后院偷吃食,現在早已天差地別。

“你們跟著去,核驗一番賣身契,在此之前,照顧好她,等我消息。”小環捏捏衣角,想起曾經的歲月,沖著青幫的小頭目說道。

青幫之人聞言,直接上前將小月給要了過來,明月坊的三人也識趣得很,也不反抗。在這江寧城混,不能將青幫得罪狠了。而且青幫做事,講究的就是按章辦事,如今也在規章之內,先回明月坊再說。

“尋個馬車來,送我回去。”小環急得不行,這小月回去,肯定又是一頓毒打,她得找小姐想想辦法。

“小環姐......”小環剛到東院門口,就有小丫鬟攔住。

“閃開,有急事。”小環抱著棉布,直接走進去,這會心情正郁悶著呢,一點都不開眼。

小環跑到屋內,將棉布往桌上一放,就往臥室里走去。院子里沒人,自家小姐必然在里面。

“小姐......”小環聽見里面有動靜,好似低聲嗚咽,趕緊掀起簾子沖進去,莫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啊~”入目竟是一片不堪,自家小姐衣衫不整,雙手扶在桌上,閉目顫抖。再細瞧一下,后面男子自然是侯爺,這身材,小環看得目不轉睛。

“死妮子,還不過來幫忙。”青兒本就承受不住,睜眼一看,是小環回來了,趕緊開口說道。

......

小半個時辰之后,房內才平息下來,孫宇跟青兒躺在榻上,小環在地上收拾,衣裳扔的到處都是。

“小環,別收拾了,休息會。”孫宇有些心疼,剛才自己野蠻了些,畢竟小環是第一次。

小環沒有往日的活潑,變得很乖巧,就在床榻最外側躺下來,窩在孫宇旁邊。這床榻之上,能有有她一席之地,還有什么好不知足的。

“郎君怎么突然就回來了?”青兒撫摸孫宇的胸膛,他在的時光,真的好!

“去池州有事,想你跟小環了,就回來了。”孫宇左擁右抱,撫摸二人青絲,這才是享受,若是自己能當個紈绔子弟,好像很不錯嘛。

“不去宮里?”青兒問道,一回江寧,就先回家,宮里那位恐怕得有意見。

“明天再說吧,今日累了。”孫宇也不是之前出入官場的菜鳥了,如今是一方節度使,鎮海侯,只要沒有反意,誰敢動他?

“小環,你往日不都是很晚才回來?今天怎么舍得外面的熱鬧了?”青兒在小環身上摸了一下,小妮子倒是趕上了,省去了很多尷尬。

“啊!小姐,侯爺,我還有正事呢。”小環一驚,自己倒是舒坦了,將蘭香跟小月的事情,早已拋到九霄云外,這會恐怕她們正在明月坊受罪呢。

“你能有什么正事?”孫宇好笑,捏了一下小環的臉,滑不留手。

“小姐,你還記得之前的蘭香姑娘么,還有他的侍女小月?我剛在街上碰到了,她們好慘啊......”小環將事情原委,全部訴說了一遍。原先還怕小姐也沒有主意,但是現在好了,侯爺回來了。在她眼中,就沒有侯爺擺不平的事情。

“我能有什么法子,你得求郎君才是。”若是孫宇不在府內,這事只能讓全叔去想法子,不管是江寧府衙門還是韓王那邊,總歸能說上話的。但是孫宇在就不同了,這事,如何輪到她一個婦道人家,指手畫腳。

“蘭香?這名字怎么這么耳熟?”孫宇覺得,好像在哪聽過。

“可是郎君相好的?那更加該出手相救一番了。”青兒調笑道,她知道不可能,自家夫君就去過一趟聞香閣,還是文會那趟,帶她跟小環一起去的。

“啪~”孫宇直接一記巴掌拍在青兒的翹臀上,敢調笑自己,得罰才是。

小環急得不行,但是卻不敢催促,她知道這事不簡單。如今他也不是之前聞香閣的一個小丫頭了,自然知道,這明月坊能夠做這么大的生意,背后自然有了不得的背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铁嘴钢牙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战灵神诀

绝·影

战灵神诀

湘西惹迷

战灵神诀

燃冰

战灵神诀

大胃貔貅

战灵神诀

做翻身梦咸鱼

战灵神诀

坏坏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