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相是地狱被牵制!》。

随着巨大的轰隆声响起,盆地中心的土地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

  裂缝中幽蓝的光芒喷射而出,整个盆地都被一片奇异的光芒所笼罩。

  裂缝越来越大,轰隆声也越来越响。

  从裂缝中缓缓钻出一个数丈高的楼阁,随着阁楼的逐渐上升,楼阁下一座巨大的宫殿浮出地面。

  整个宫殿足有上千丈高,从宫殿的无数门窗中,散发出明亮的金黄色灯光。

  宫殿越升越高,大量泥土从宫殿上洒落,从空中看去,犹如一座仙宫从地下破土而出。

  就连四名丹境修士似乎也已经被眼前壮观的场景震惊了。

  一条足足有上万台阶的阶梯,从宫殿门口一直延伸到盆地入口。

  黄色灯光将阶梯照射的金黄耀眼,如同黄金铺地,让人不能直视。

  四名丹境修士互看了一眼,压下惊奇的心情,纷纷站到法阵入口处。

  屏障破开一道缺口,四人瞬间便消失在了入口之内。

  眼见真正的宝藏所在出现,等四名丹境修士消失后不久,十余名融境修士纷纷飞到入口处。

  而也有数十名气境修士漂浮在不远的空中,小心翼翼地盯着诸多融境修士。

  此时,融境修士们各自小心地提防着别人,同时也在观察着面前的蓝色光幕,试图找出进入的办法。

  不过,在数名融境修士试过各种办法后,无论是用法器攻击,还是用阵法破解,却都没能打破屏障。

  一时间,众人顾不得对其他修士有什么想法,全都苦心焦虑地思索着破阵的方法。

  毕竟那是由丹境修士所布,以他们的能力很难在短时间内破开。

  就在诸多融境修士开始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商量如何破阵的时候,在屏障的一个偏僻角落处,林天站在了巨大光幕之前。

  此时的林天已经对着光幕研究了半天,因为身处角落,所以并未引起其他人的关注。

  也可能是所有人都不相信,这个独自徘徊在光幕前的普通融境修士,会有办法将丹境修士布下的结界破开。

  林天环顾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边,站在光幕之前,将右手探出,按在了屏障之上。

  同时从他袖中飞出三面黑色小旗,没入地下不见。

  如果此刻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林天的整个右手如同鬼爪一般,被一团黑气环绕,指甲如妖兽利爪般细长锋利,紧紧地扣在了屏障之上。

  “开!”

  林天一声低吼,五指用力一抓,瞬间便将光幕上抓出了五个指洞,一道道波纹顺着手掌向周围扩散开来。

  终于,林天的异动引起了其他修士的注意。

  等有人看到林天的手已经将光幕扯出一道裂缝的时候,大喊道:“快留下他,不要让他进去!”

  此时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即使自己无法进入,也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刹那间,一些距离较近的修士,催动各种法器向林天所在的位置袭来。

  不顾身后的破风之声,林天右手光芒大射,全身强大法力流转之下,将光幕硬生生撕开一道成人大小的裂口。

  在身后的攻击

张铁军没想到徐浪还找出了点东西。

  他看了看钥匙,他对这个一点印象都没有,也就是说,这是苏美凤瞒着他弄的。他本来对苏美凤还是信任的,原因很简单,以苏美凤的性子,整个东海,除了他,她谁也看不上。可现在,就在他常年坐着的沙发下,居然藏着银行保险柜的钥匙?这意味着什么?保险柜里,又是什么?

  张孝杰在一边,看到这情况,心叫不好,悄悄地走到徐浪的旁边,轻声说道:“我说兄弟,我愿意配合你,但是,你爆料的时候......

她忽然发觉这件事远比她想象议经、抚去留,景荣数为言官

北冥玄又鉆入秘谷,潛心研究他的陣法,兩個明顯是修道前輩的洞府,一個護谷大陣,里面的秘密都等待著他去挖掘。這一天中午,北冥玄正在熬湯,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

國安局打來電話:“北冥先生,楊源劍道館大批人員突然同時行動,兩名負責監控的國安偵察員在追蹤過程中失聯,這些人員已失去監控,最后上報行動的方向是明海科研院。”

接到消息的北冥玄立即聯系北冥烺,發現小烺的電話打不通,接著聯系李毅榮,李毅榮正在科研院附近。他吩咐李毅榮立即趕到科研院,請還在科研院的科研人員中午在辦公室休息,不要外出。已經出門的立刻召回,由各位弟子帶人負責一一去接,護送回科研院。科研院內除原有的保衛人員加倍外,必須至少有2名弟子輪班值守。北冥玄又召來小焱,請它幫忙找到小烺,直覺告訴他,殷勤的小烺肯定在護花途中出問題了。他自己匆匆和海靈打了招呼,趕忙出谷驅車趕往科研院。

北冥玄直覺很準,今天袁月瑤博士身體有些不舒服,頭暈沉沉的,所以還沒到休息時間就想返回住處休息。小烺義不容辭,交待了還在接班途中的李毅榮幾句就駕車送袁月瑤回去。袁月瑤的別墅在風景秀麗的月潭湖畔,離越秀工業園有些路程,這也是小烺最得意的,和佳人有一個小時的獨處時間,不亦樂乎。

小烺今天的話題是“大戰常庭,拯救西門世家”,當然了小叔的光輝形象基本被侄兒替代,力挽狂瀾于即倒的間接成了他北冥烺。

“當時六名常庭弟子手執利刃攔住我的去路,我心中急啊,這幫家伙在明月山莊燒殺虜掠,連婦孺都不放過。對了明月山莊你知道的吧?西門世家所在。我毫不猶豫地急沖上去,左手刀、右手劍將六人砍翻在地,西門惚、西門悠這兩小子,跟在我后面撿便宜...”

袁月瑤做了二十年學問,對武術都不了解,更不用說古武。神奇的功法,炫麗的武技,從小烺口中源源而生。菩薩為證,小烺完全沒有胡說,都是他親身經歷。只是打倒的都是些三代弟子,無關大局,不過糊弄糊弄袁月瑤這個對古武一竅不通的人足矣。袁月瑤這些天聽他說些古武的事,漸漸有了興趣。她沒見過北冥玄出手,可沒想到博學的北冥玄居然也是古武精英,甚至還是這個口若懸河家伙的師父。所以,漸漸地對北冥烺有了些興趣,有時興之所至也讓北冥烺表演一下。這對玄階巔峰的小烺來說,正中下懷,上竄下跳,飛檐走壁,摘花飛葉,換影移形,逗的袁月瑤嬌呼不斷。有一次更是抱著袁月瑤直接從別墅三樓一躍而下,讓袁月瑤過了一把飛的癮。所以現在對北冥烺全沒有以住的反感,很有些欣賞了。他說的起勁,袁月瑤也聽得有味,不時驚呼贊嘆。

猛地袁月瑤想起一件事:“小烺,你叔和你嬸不是和你一起在蜀陽嗎,他們在干嘛?你光顧著救西門世家,就不管他們了?”

小烺一口唾沫嗆了個狠的,咳的不亦樂乎。

袁月瑤不屑道:“看,說到痛處了吧!光知道表現自己,幸好你叔嬸沒事,要被常庭的人傷了,你的罪過就大了。”

小烺臉一紅,實在是太虧心了,忙打個哈哈:“你想啊,怎么說我叔也是北冥家的長輩,那功夫也不淺,不需要我得護的。”

袁月瑤眼中星光亂冒:“真的,你叔也會武功,他從沒和我說過,你叔多沉穩不像你,太輕浮了。”

小烺暗悔,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沒事說玄叔會武功干啥,好不容易在這個方面打開了局面。車子開進了月潭山莊,門衛攔下車子,要求檢查。小烺和袁月瑤很有些莫明其妙,天天進進出出,沒有哪次門衛需要業主下車檢查的。

小烺眼一瞪:“喂,我們天天進出,你是新來的吧?”

門衛陪笑道:“說是有一個什么案子,要求我們配合要查看一下身份證。”

小烺一聽有案子,事關國家安全忙下車問:“什么案子,住戶受到影響嗎?”

他邊說邊向門衛走去,忽然他右眼皮一跳,一陣心驚下意識猛地一側頭,一枚手里劍無聲地從臉頰邊劃過,速度不快卻悄然無聲。在他前面的門衛閃電般伸手抓住他的右肩,左手向他的小腹推來,想將他甩出去。小烺肩頭一沉脫開他門衛控制,右腿橫掃將門衛踢開,返身就把剛躬身下車的袁月瑤推進車里。順手關門時眼光一閃,車另一側兩人從樹后轉出,直撲向車門,門衛也站穩身子又撲了上前來。

小烺翻身躍過車頂,幻影腿法施展踢向樹后轉出二人,左手掏出手機就欲撥號,只見寒光一閃,一枚手里劍飛來,小區院墻上一個身影出現,手中又一枚手里劍揚起。小烺無暇思索,手機飛出去擊飛射來的手里劍,踢倒兩人后又躍到車前,抓住門衛欲打開車門的手,掄起來砸向院墻上的身影,同時按下袋中遙控器鎖死車門。

袁月瑤在車內看著小烺以一敵四,擔心地大聲喊:“北冥烺,小心,注意安全。”

一邊手忙腳亂的摸出手機報警,這是她的第一反應,她不知道北冥玄的功夫,當然不知道第一時間向他求援。院墻上的男子接住門衛,輕輕拋在一旁,手一晃手里劍收起。

鼓掌道:“這位先生好身手,我們只要這位小姐跟我們走一趟,沒有惡意的。”

小烺哈哈大笑:“哦,沒有惡意是吧,那好,我們都是友好地,說吧,什么的干活。”

男子點頭一揮手,三人沖向小烺,男子雙手連揮一枚枚手里劍夾著劃破空氣的尖銳呼嘯,配合著三人射向小烺。小烺身形一抖,脫下外套左手揮舞擋開飛劍,雙足連踢和四人戰在一處。這三個近身動手的都只有黃階功力,暗器傷人那位從手里劍傳來的勁力來看,已有玄階修為,而且四人配合默契攻防有度,是長期聯手的組合。小烺雖然功力高出他們許多,一時也奈何他們不得。

纏斗多時,遠處已傳來陣陣警笛,墻上的首領撒出一把手里劍,從背上抽出一柄東洋戰刀飛身而起劈向小烺,是正宗的披風劍法。三人中一人借機抽身而出,從懷中取出一柄短劍,劈向車子的擋風玻璃,玻璃應聲為碎,他伸手便抓向袁月瑤。

小烺被糾纏得正急,見袁月瑤遭襲,關心剛亂,不顧自己的安危,返身直撲抓袁月瑤之人。這人沒有想到小烺如此奮不顧身,毫不防備之下被小烺一把捏住咽喉,隔車提了過來。突然一聲槍響,北冥烺眼疾手快,將提過來的人擋在了子彈射來的方向。不料,那顆子彈竟然劃過了一道令人絕望的弧線,擊穿了北冥烺的肩頭。北冥烺一聲悶哼僵立在原地,這一眨眼的功夫,寒光一閃,戰刀隨風而落,劈在小烺后背上。小烺大吼一聲,手下不再留情,直接捏碎手中人的咽喉甩向后方,同時強運內力,金剛決功法硬接了這一刀。

三人避開同伴的尸體,惡狠狠地逼上來,小烺背上一條尺許的傷口,一個猙獰的槍眼,鮮血染紅了后背。小烺倚在車前蓋上,攔在車前一步不退,袁月瑤坐在車上,捂著嘴全身發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輛警車呼嘯而至,三名警察跳下車子。

見到這個情形,撥槍的撥搶,大喊的大喊:“放下兇器,放下兇器,我們是警察。”

小烺“小心”兩字還未喊出口,“啪啪啪”三聲槍響

辰祖在上清这个境界的时候究竟有多强没人知道,此刻,他们领会到了,第一个体验的人,是银。

  尸鬼以尸王第三变融合死气,压制住羽化梅比斯几人,却被辰祖第一式刀意斩伤,辰祖一人,足以对抗此刻的尸鬼。

  银没想到这就是三阳祖气的真正威力,这种恐怖实力怪不得可以号称宇内第一奇功,别说对付他,上清真正施展三阳祖气,等于召唤三位同境界曾经的祖境强者帮忙,一人,足以横扫整个山海界。

  这就是宇内第一奇功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相是地狱被牵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方有未然

雷霆小尊尊

方有未然

盛世清歌

方有未然

蓝冰骑士

方有未然

风中黑袍

方有未然

乐在当下

方有未然

慕非烟